1)第1章 借贷葬父_赝太子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1章借贷葬父

  “四人者晨夕相对,咿唔不少辍。”

  “亭中海棠及牡丹盛开时,往年游人接踵,是岁皆从园外望,不敢叩扉,恐扰书帷也。”

  “时或设席花底执书卷偃卧读,时或移案临池摹古本法书。”

  苏子籍读完,站在窗前若有所思看去,这时黄昏,古代的县城,没有苏子籍想的简陋,远远能看见城墙并不算高,就两丈,规模不大,但行人极多,算得上人烟稠密,街巷店铺林立,小贩、货郎叫卖不绝,雪都被踩得积实,店铺的雪都扫了,有的店铺甚至堆垛成雪狮、雪象招徕顾客,一派生气。

  可惜是这繁华再盛,都不属于自己,让苏子籍心生黯然,盯着自己手中一卷书经,苦笑不语,良久叹着:“独在异乡为异客啊!”

  苏子籍原名苏籍。

  21世纪的中国人,公务员考试考取了,多喝了酒,又熬了个通宵,不知道怎么就挂了。

  接着又稀里糊涂投胎到这世界,胎中之迷,浑浑噩噩成长、学习,苏家据说本是一个大族,到了父亲这代已破落,勉强考了个秀才,前阵父亲死了,本来薄棺一副还承担的起,但街坊野道人上门,说厚葬才是孝子,硬是哄骗了借了15两。

  “这是高利贷啊!”

  月息3分,利滚利,三月期限到期,就变成了33两,这真是白痴,借高利贷还有好下场?

  虽这样想,一股不甘,哪怕现在觉醒了,仍残留在心理,苏子籍默默体会,控制住它的影响,用醒后视角继续梳理记忆。

  “重生没有带来外挂,但这半片紫檀木钿,投入了我的心相,却带来了外挂,这际遇真神奇!”

  苏子籍被债主逼迫,一不小心摔了交,把祖传的半片紫檀木钿染上了血,结果自己就苏醒了。

  一梦十五年,真的恍惚一梦。

  重生三天吸取了记忆,对这个世界也有基本了解,前朝魏朝国祚484年,远超300年,不过再鼎盛,还是天命有终,其时因科举几次失败,在县里当巡检的姬子诚抓住机会,提三尺剑,横扫天下。

  并且以祖先曾是郑国之君为名,建立郑朝,年号庆武。

  郑太祖在位十一年,太子继位,年号承寿,在位十七年,开恩科,此时已是繁华似锦的盛世。

  “太平盛世,重文轻武,只有我一贫如洗,幸我还有外挂。”外面“啪”一声,打断了苏子籍追忆,他看了看家中,乱七八糟堆着杂物,还有一捆竹篾,还有几只风筝,这正是以前父亲挣点钱的来源,更感觉到腹中饥饿,不由苦笑,对着手中的书抚摩一下,只听“嗡”一声,半片紫檀木钿就在手稿上飘起来。

  半片紫檀木钿本是实体,但投入了心相,就变成了虚体,有点像是炼化的本命法宝,一开始并不是这个形态,经过了磨和,才根据自己认为最科学的方

  请收藏:https://m.dimom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